7m篮球即时比分直播

包林:山高水长

贵州的天忽明忽暗,明了是晴暗了是雨,比如我们在花溪喝茶,抬头是蓝天白云,低头倒茶的时候就突然飞来一簇雨,很急,待你躲进小楼回看窗外时,雨又无踪了。同样,我在南明河写生时,树下躲荫突然成了树下躲雨,当雨大了不得不另寻它处躲避时,老天看你湿透了也就立马收手了。

2016年与同仁王君瑞在云贵川的交界处鸡鸣三省,五角星是贵州一路可见的红色基因

一渡赤水的画稿局部,战士远去的背影 2016

雨后 水彩速写 2019

憩园

边城印象 水彩速写 2019

贵州的雨就这样让人猝不及防,不像北方,经常干打雷,吼吼半天不见雨。我忘了天无三日晴的古谚,出门得带伞,否则老天会把你洗刷。

西江苗寨 水彩速写 2019

正是这种多雨的天气让贵州的植被一年四季很茂密,让绿很清新,很茵蕴,树叶无尘,鞋也无尘。但要画好却不易,北方的绿大都是橄榄绿,偏暖的绿,这样的绿也不好画,画面易浊,难得透明。

甲秀楼 水墨速写 2019

下司古镇 水彩速写 2019

唱支山歌给我听 水彩速写 2019

七月,同仁李木、曲欣到黔西北援教,我到贵大讲学,我们相约在安顺的云山屯汇合,又一起造访贵大。

花溪向北流进贵阳城区,到了城里就叫南明河,夏季水流湍急,只有上游的花溪才可见到鱼翔浅底。花溪河畔有一座因叫憩园而出名的小楼,挂着“巴金纪念馆”的牌,据说是当年巴金与萧珊结婚的地方,我们进去看了,没见一幅婚礼的照片,倒是有不少巴金与夫人在上海寓所抱娃的幸福合影,花溪之夜只能让喝茶的观者去想象了。

西江苗寨 水彩速写 2019

空山雨后 水彩速写 2019

山与水

我曾经在贵大生活过,五岁时跟随做美术系教师的父亲住教师宿舍,在那儿画了第一幅画,一艘出海的舰,父亲的同事保存几十年后还给了我。贵州不沿海,我不知海的广阔。

贵州没有平原,山廓就是地平线,如今让给了城市高楼,这些年的建设县县通高速,车在山间走,云在脚下飘,彻底改变了贵州地无三里平的宿命。不过,这种特殊的地貌当年也成就了入黔的红军,苍山如海,在山里迂回,经娄山关大捷,赤水河兜圈,由被动到主动,成就了长征的大转折。

山歌好比春江水 水彩速写 2019

休息的女干部 铅笔速写 2019

重安江 水彩速写 2019

贵州的建设者 铅笔素描 2017

贵州大学是省内唯一的211大学,校园大,环境好,其建校的历史比清华还长。毛泽东的题字在贵州只有两处:贵大和遵义会议会址,想必是缘于其革命历史中的特殊位置。

看山不见山 水彩速写 2019

这是第一次去黔东南,从贵阳到雷山沿高速两个多小时就到了。恰逢西江千户苗寨的吃新节,也就是情人节,由于苗家大都建在半山腰,按习俗吃新节不仅要到河边杀鸭祭祀,也要唱山歌的,这山与那山的对歌是男女交流的主要方式,山歌的调调很高,尾音拉得很长,有利于声波的穿透,唱得舒服了,合心了,姑娘就会头戴大红花,抹上口红,挂上银首饰,盛装下山到河上的廊桥相会,再扭捏一下腰肢,让那银缀哗哗地响,这时的歌儿就不是唱,而是哼哼了。看来,整个调情流程都在明处,仪式感很强,至少比巴金在花溪憩园的强,巴金的流程被编进了小说,成了虚拟式,而苗家的姑娘在眼前,在山上,在山下,年年春江水,山歌剪不断。

山乡巨变有目共睹。到贵阳有朋友推荐一篇热文,细数贵州籍的杰出人物,归结于一方水土养成的性格,说的是“日鼓鼓的贵州人”,也就是犟,一种曾带有贬义的犟。都说人的固执是不撞南墙不回头,日鼓鼓的意思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。其实用一些俚语很难概括今天贵州人的特质,历史上的贵州人大都从内地迁徙而来,苗族亦是。不同时期的迁徙会带来不同时期的中原文化,如存在了数百年的阳明祠亦是让人格物致知,以天下为己任的道场。文中列举的那些人物,他们大都早年在外求学或工作,进而积极参与了中国的现代化改造进程,见识、智慧、谋略、管理能力等都是重要的成功素质。群山只是星辰大海的一部分,中国也只是世界的一部分,我看到贵州的高速路四通八达,大数据落地,GDP增量排在各省前列,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,贵州人不仅在努力建设好公园省,艺术也在面向世界,举例我在贵大美术学院看到的教师作品,绘画语言上的普世性总比风格上的地域性重要,将日鼓鼓作为贵州的标签,难免有些诡异。

在国内的综合性大学中,贵大美术学院新建的校舍是我见到的最好之一,近百的教师,上千的学生,还有美术馆和教师工作室。学院周边景色宜人,耿翊院长说在工作室里就可画窗外的风景,学生写生也不必走远,旁边就是花溪公园,有一条花香鸟语的迭台小河。

日鼓鼓?

云与雨

旧州小院 水彩速写2019

雨过天晴 水彩速写 2019

2019-07-24于贵阳

贵大与花溪

初试贵州的红色题材:一渡赤水的草图之一 2016

这个基因在贵大的老礼堂上继续保留

雨中观山湖 水彩速写 2019

德郎苗寨 水彩速写 2019

恒大集团的对口支援女干部 铅笔速写 2019

山高水长,我记得前辈画家吴冠中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贵州写生很多,他最好的作品是画的梯田,这是他在形式构成和客观对象之间达至平衡的代表作。今天,在贵州写生会比以前便利,正如我在云山屯写生基地看到的,贵州既是当年红军的福地,想必也是艺术生长的福地。

贵定西山语 铅笔速写 2019

雨 水彩速写 2019

 


Powered by 7m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